主页 > J哇生活 >作家苏伟贞看电子书:不只是文字转档,更是概念的转档 >

作家苏伟贞看电子书:不只是文字转档,更是概念的转档

J哇生活 2020-06-17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交出去,」简单一句话,却清楚说明了作家苏伟贞的面对数位出版浪潮的态度。早早就把系列作品数位化,上架平台甚至远及中国大陆市场,虽然始终笑说自己只是被动地被出版社徵询,但苏伟贞的确已为台湾文学作家踩出了新的数位足迹。

然而,苏伟贞与作品一起迈入数位世界的历程,却也不是毫无疑虑。也曾经感叹于纸书的式微与书店的凋零,为了确认文学书籍的现况,她还曾踩遍台北市的书店,最后竟发现文学书往往不是完全零库存,甚至连书店店员也对作家背景一问三不知。

当抱着书找作家签名的景况逐渐消失;当读者越来越少上实体书店探寻新书蹤影,「平台到底去哪里了?」这是苏伟贞心中的吶喊与疑问,终于,她在网路上找到了些蛛丝马迹。

首先,出版社为了在对岸出版需要所开设的「新浪」帐号,让她第一次见识到了网路读者浓厚的文字情感;接着,中国大陆研究生也交给苏伟贞一个网站连结,提到那里聚集了大量锺情文学的人们。半信半疑地在键盘上敲入网址,苏伟贞这一看才发现,原来在网路的抽象空间里,还有一群如此热情的读者,迫不及待地想要认识他们心仪的作家!

「他们显然不是买我书的人,我不知道他们从什幺管道认识我,应该是透过现代传播方式吧,」苏伟贞表示,这些人虽然不像上个世代的读者一样,会到报社门口看她、会在家门口等她,但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热情;那种急切地想要认识作家、接触作家的渴望,「好像是浓缩洗衣粉似的,要好多好多水才稀释得了。」

原来,读者不是消逝、离开,只是转换了出没的场域,「不是读者不认识作家,而是不知道如何接触作家,」苏伟贞分析,小说或作品被创作出来以后,就像是小时候我们圆圆的糖果成型后就不会改变,但不同的时代,要让更多人看到作品,就得要用不同的形式来呈现,放在不同的盘子里,邀请读者品嚐。

苏伟贞举例指出,如同近年来大陆作家在进行授权时,每每都将授权时限定在二至三年,时间一到,就另找出版社再次授权、包装上市。这样的作法常让初次听闻的本土作家难以想像,但从另一个角度,这也是让旧作品经由新平台,提醒、刺激读者的方法。

「托尔斯泰不也是这样吗?他经历了这幺多时代,那时候哪里想得到有电子书呢?」当读者群改变的时候,自然也得要迎上读者的脚步,找到跟他们接触的管道。

然而苏伟贞也坦言,对许多资深作家来说,如此的观念转型其实并不容易:「我们历经的不只是文字转档,还有概念转档,……,这都是新的,但这可能是好的,因为可能现在不做,再十年可能完全没机会了。」

的确,回到书店式微的议题上,虽然现在台湾街头已经找不到拥有一个完整的作家专区,可以让读者一路用姓氏查询,从「丁」一路找到「严」的书店,但未来电子书的抽象空间里,却能满足这样的需求,回归书店以「作家」为核心的精神。

与其把数位化当成威胁,换个角度看,我们是否有可能藉着这一波数位及电子书的趋势重新掀起一波文学复兴运动?苏伟贞已经把自己交出来,「亲身实践」各种多元的可能!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